爱文网
关注爱文网3652ww.com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散文 小说 作文 诗歌 故事 美文
旅欧散记——小鸟的朋友
首页> 文学作品>散文精选发布时间:2021年3月11日 10:52| 字号:  中  大评论:0  

每天下午,当夜幕降临时,总有一位穿丧服的老人到卢森堡公园来。他体质孱弱,走路颤颤巍巍,头发大面积脱落,长袍的扣眼挂着发红的荣誉军团勋章。行人,特别是习惯到公园的林荫路上来散步的人,都好奇地看他。人们都认识他了。他是小鸟儿的朋友,麻雀——布丰管它们叫“空中的百姓”——的朋友,鹅和栖息在草木丛和高树枝上的其他鸟儿的朋友。他每只手里都拿着一些面包碎块。不等他进公园,小鸟儿就开始飞舞、啼叫,从它们那柔韧的、枝桠茂密的瞭望塔上飞下来。成鸟们早就跟他熟悉似朋友了。小雏们也本能地感到这位老人是爱他们的。他在卢森堡公园代替天主喂养了好几代鸟儿了。据耶稣基督的《山上说教》讲,天主饲养着天上那些“没有粮仓的”鸟儿。而这位老者就是天主的代表。他一跨进朝卢森堡大街开着的公园的大铁门,鸟群便以很难描述的嘈杂声纷纷向他飞来,包围他、追着他,不顾一切地扇动着翅膀,使他不知怎么办才好。一只鸟儿落在他那仔细梳理过的丝绸高礼帽上,另一只鸟儿把他那又大又尖的鼻子当作栖木;这只鸟儿停在他的肩上,那只鸟儿扭住他的袖子着急地扑扇翅膀。他的每个手指上都有一只鸟儿,每只手上都有一排震动的翅膀。老人稍微一动,鸟群就迅速变换位置。他把面包碎块抛向空中,鸟儿便立即飞上去衔住。他抛洒的节奏太慢了,它们等不得,便争先恐后拥向他握着面包块的手,肆无忌惮地把它们那短短和弯弯的喙子伸进他的手里,乱啄一气,把面包屑溅了一地。它们那胆怯、为生活而斗争的武器差些的同伙们只好吃地上的。它们恐惧、颤抖,不停地跳动。当某一只喜欢抢劫的鸦出于掠夺的本性、采取非正义的侵犯行动夺取它们的口中食即啄在嘴里的面包块时,它们便尖叫起来。

旅欧散记——小鸟的朋友

老人常常悄悄离开卢森堡公园,或因感到身体不适,或因不愿意这些小鸟享有特权而到图列里亚斯公园或其他公园去,那里也有无食儿吃的鸟儿在等着他。如果时候到了,那位穿黑衣服(它们觉得那衣服光彩夺目)的老天主却还不来,瞧它们有多焦急吧。

我不像罗伯逊用英文讲述的那个维西尔·德·苏尔丹·穆罕默德。那人懂鸟语(鸟的那种语言)——我们倒可以学学看——;不过,我认为为了听懂无处藏身的小鸟儿在树顶上对伙伴儿的不安的窃窃私语而苦苦钻研并无必要。

一只公雀一定读过佩罗的故事,因为它这样问自己家的一只雌雀:

“安娜,安娜姐,你在看什么?(假定雌雀叫安娜)”

另一只公雀受到栖息在一棵栗树顶端的首领的委派,飞上飞下地察看,看那位老人是否来了。

那位腋下夹着伞从远处走来的人是他吗?啊,不是,因为那人走路太匆忙了;而他已经七十岁,虽然走向死亡的步伐加快了,但是明显与此相矛盾的是,在生活中他的步履却是缓慢的。

“他病了吗?”

“他病了吗?”鸟儿七嘴八舌地重复道。

“莫非他死了?”一只像棺木那么黑的鸫暗示说。

“他死了!”鸟儿都惊恐地叫道。

“我们饿了!”雏鸟儿齐声大叫,还没吃晚饭就睡觉,它们感到心慌。

懒惰的爸爸们一向不肯用脸上流的汗水挣面包,由于天天吃面包屑,情绪变得特别不好。它们心想,为了吃到夜间出来活动的虫子或某个孩子手里掉的好吃的东西,它们必须飞到铺沙子的胡同里去找。而此刻,人们所说的太阳那个巨大的发光体已经降落,天气冷了……

旅欧散记——小鸟的朋友

我却边走边想:

“这位老人一旦去世,这些小鸟该怎么办呢?”

(亚马多·内尔沃)

【作者简介】

亚马多·内尔沃(1870-1919),墨西哥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和诗人。内尔沃的创作颇为丰富,他的作品全集于1920年在马德里出版,共计11卷。主要著作有《黑珍珠》和《后花园》、《平静》,诗集《静止不动的爱妻》。他的重要作品还有长篇小说《莲花池》,此外,内尔沃还写有短篇小说集《过去的灵魂》和《神秘的故事》及《阿斯巴赫的胡安娜》。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免责 | 留言 | 投稿 | 黑ICP备17008603号-1

Copyright © 爱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留言